如何令任何人都能學好中文

中文是世上唯一仍然被廣泛使用的象形文字。

其他象形文字消失,當然有其原因。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難學,而香港學生更要學最難學的繁體版。

中文學不好,不只是學生不認真的問題。絕大部份長期居港的外籍人士,亦遇到相同困難。

名校學生的問題特别突出,只不過因為大部份名校的主流教學語言是英文,學生遇到的問題較像外籍人士學中文(註1)。如學校能設計出一套外籍人士也能學得懂的課程和教學法,名校學生一定無問題。

在目標不變的前題下,我們要設計出更具效率的課程及教學法。

 

語言的本質

語言只是思想的載體,中文也不例外。

要中文好,豐富的思想及成熟的技巧,缺一不可。

 

學中文困難的原因

由於成形的歷史過程,在眾多語言中,英文是比較難學的一種,但仍然較中文易學。很不幸,香港學生正在學習世界上最難學的兩種通用語言。

●文法結構與邏輯性的差别

從文法結構與邏輯性角度看中文和英文,就好像在看水墨畫及古典西洋畫。前者較注重意境,後者較注重構圖。水墨畫亦有較多留白,而西洋畫則多運用工筆。

對初學者而言,要培養對水墨畫的欣賞能力,比要培養對西洋畫的欣賞能力,困難得多。

中文中的留白,要求讀者對用詞背境有一定認識,加上留白又常與典故一起使用,令情況更加複雜。

以”明日黃花”一詞為例,四個字都很簡單,但又有幾多人知道”日”是指重陽節日,而”黃花”是指菊花,字面意思是”重陽節翌日菊花”,然而卻留了個白“賞”,即”重陽節翌日菊花”,引申義是”過了期才做本應早做的事”。最後,”明日黃花”原是句子,但用時卻是一個形容詞。整個邏輯非常複雜。

如學生只需學小量典故,勉強還可死記。但實際情況是,學生需要大量典故知識,才能寫出好文章。

另外,英文的文法結構主要由分句(clause)及(短語)phrase為主,較中文有規範,亦較容易表達邏輯思維。

●文化的差別

古時,東西方的政治體系都是君權神授,人民主流的意形態都是”揣摩上意”。

啟蒙運動後,東西方開始分道揚鏢。西方教育開始引入”作者已死”的概念。當作者完稿發表後,就會當作者已死,立即對文章失去解釋權。文章的意義只在乎每一個讀者的詮釋,如作者未能令讀者理解文章原意,便是作者的責任。

正確”揣摩上意”,是幾乎不可能的任務。考”揣摩上意”的能力,對考生不公平。

以2009年福建高考為例,當年選了一篇林天宏的文章《寂靜錢鍾書》作為閱讀理解。作者在網上說,自己試做了一遍題,總分15分中只拿了1分。同類事情,在周國平的文章《面對苦難》也曾發生。(註2)

SAT的閱讀理解,只會問文章的表面意義。文章的深層意義,除作者外,根本無人知曉。

在課程中教導如何”揣摩上意”,根本浪費學生時間。如真的要應付考試,應背了標準答案就算。

●寫的差别

中文字是一種”標意”字,而英文字則是一種”標音”字。這是書寫中文遠較書寫英文難的基本原因。

從語言學角度,中文是一種非常不透明的語言。除佔所有文字10-20%的形音字外,字形跟讀音差不多全無關係。

對以英語為母語的人士,書寫大部份文字,只是以語音意識,將自己的語音轉化為文字。對大多數學生,經兩三年訓練就能做到。

而中文字書寫卻要逐個字學,要純熟學會書寫三至四千個常用字,需時十多年。

此外,人類語音記憶的本能非常強,因此人類能發展出所有物種中最複雜的語音系統。

相反,人類對複雜圖象的記憶遠較語音差,只要不用幾年,中文字書寫能力就會開始消失。

因此,絕大部份長期居港的外籍人士,包括在港出生的南亞裔學生,連這一關也過不了。名校學生,亦遇到相同困難。

很多人以為,只要多閱讀,多看字型,就能學懂書寫。可是,研究顯示,要穩固書寫能力,必須配合肌肉運動。可以是空書,可以是執筆,但不能只看不動。

同時,中文有大量同音字,亦令白字的出現非常容易。

●閱讀的差別

究竟要學多少詞彙,學生才能有足夠的閱讀能力?你問語文老師,很多人都沒有個底。

根據語言學研究,不論任何語言,要讀懂所有出版物上95%的句子,讀者需要大約三萬個詞彙。

中文閱讀看似較英文容易,一來它是大部份學生的母語,二來中文和英文的基本單位不同。

其實,對外籍人士來說,要分辨中文的三至四千個常用字,已非常困難。

英文的基本單位是字母,然後是字,再由字組成句子。對英文來說單字就是詞彙(英文的複合詞彙比較少),英文的閱讀能力,主要由單字的識字量決定。

中文的基本單位是筆劃,然後是字,再組成複合詞彙(白話文運動後),再組成句子。

白話文運動前,句子的的基本單位多是字,而非複合詞彙(詞語)。所以康熙字型中收字多達五、六萬字,其中超過80%的字,一般人都從沒見過。要學寫三至四千個常用字已如此困難(這亦是簡化字出現的原因,將常用字再減至一至二千字,及將部份字轉為形聲字),要學寫一至兩萬個字,對絕大部份人根本無可能。

白話文運動後,大部份單字被棄用,而以複合詞彙(詞語)代替。可是,這就出現另一個現象,句子上每個字都懂,但不明白句子的意思,這正是由於詞彙量(三萬)不足及對字的本義沒有足夠理解的緣故。這現象很少在英文出現。

●聽和說的差別

聽和説在各種語言中的差別,遠比讀和寫低,因聽和說只是人類本能,遠在文字出現前,人類已能掌握。

即使如此,學習廣東話仍教英語口語困難,因粵語有九音,而英語只有一個聲調和四個聲量(ordinary, schwa, primary stress, secondary stress)。

●要求的差別

DSE 中文科及英文科對考生的要求根本完全不同。中文科是以母語的角度去考核,而英文科則只以第二語言的角度去考核,要求低很多。情況跟SAT(Scholastic Aptitude Test)和TOEFL(Test of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一樣,難度有天淵之別。

中文還要考文言文,根本就是SAT加點英國文學。

假如學生在家只講廣東話,不管學生的DSE英文成績如何高,我相信亦沒有多少人敢說,自己英語的口語能力,較自己的廣東話能力好。

 

如何突破客觀現實的限制

綜合各個層面,學中文均較學英文難。很多人覺得英文難,只不過由於英文是外語,而中文是母語。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接觸中文的機會是英文的千倍,連發夢也會遇到。

要突破客觀現實的限制,我們必須明瞭學中文困難的原因,對症下藥,設計出更有效率的課程及教學法。

良好的語言技考,就是以準確優美的文字,有效地傳達思想。以寫作為例,所有好文章的共通點都是,言而有物 (High Lexcial Density),用詞精準,用最少的文字,表達最豐富的思想。如要重覆表達差不多的觀念,則應多用同義詞或近義詞,使文章讀起來更具姿彩。

在香港以廣東話為主要語言的社會,連印傭都能學懂廣東話, 課程不應浪費太多時間訓練口語能力。真正有口語困難的,應尋求言語治療師的協助。時間應用來教導學生,如何撰寫演講稿。

●文字學的重要性

由於中文字的不透明性,訓練及保持書寫能力,是第一個要處理的問題。基於人類對複雜圖像的記憶很差及教學時間有限,我們不能只依賴非系統性的機械練習,來訓練書寫能力,效率太低。

除語音外,人類記憶另一個強項是記故事大綱,因這可能是古人類賴以生存的一個重要本能。

因此,中文課程的設計,應建基於文字學。用文字學的故事來教授三千個常用字,及其他語音、文學及典故知識。

古人的詩詞用字變化多端,正是由於他們有舊學文字學的根底,能隨時使用合適的字組合成新詞語,準確表達自己的思想。

了解每個常用字的本義後,文言文難讀的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學習拼音的重要

翻閱大陸及台灣的幼兒及初小讀物時,很多中文字旁都會加上標音符號,用意是多給學生一個記憶線索,及令教導更多字的讀音時,能更事半功倍。

相反,這教學策略在香港從未見過。粵語拼音,應可在逐個教三千個常用字時一拼教授。

擁有粵拼知識,對填詞、作詩、對聯、廣告創作都很有幫助。

●大量書寫的重要性

前文說過,要書寫能力穩固,恆常的肌肉運動必不可少。

訓練可透過默書,習字或加大寫作量來進行。但訓練必須定期進行,不能一曝十寒。

另外,由於電腦手寫輸入的進步,亦可開發手機程式,作為輔助工具。

●詞性的重要性

三萬個詞彙,不是一個簡單的任務。

由於英文是外語,在教英文單詞時,老師多會假設學生從未接觸該詞,所以會一拼教單詞的詞性,是名詞,是副詞,還是代名詞。

這教學策略,亦應在中文教學中使用,而不應假設學生能自己參透。

●背誦的重要性

背誦在中文學習中的重要性, 比在英文學習中高。由於中文寫作有用典的習慣,缺乏經典語句,很難寫出好文章。

加上古人文章,多以最小的字數,來表達最多的思想,不似現代文那麼累贅。透過背誦古文,學生能學會如何去除文章中的沙石。漢語不是”屈折語”而是”分析語”,詞序十分重要(屈折語因有 case endings, 詞序相當自由),記詞序背就最好。

此外,由於平仄對偶問題,背誦古文遠較背誦現代文容易,以效能角度,理應納入課程範圍。

●大量閱讀的重要性

最後,語言只是思想的載體,缺乏思想,再好的技巧也枉然。要有良好的語言能力,必須有豐富的思想配合。而大量閱讀,正是豐富思想的最有效方法。大量閱讀的語言可以是中文,可以是英文,亦可以是其他語言,目標是豐富思想及詞彙。

除此之外,大量閱讀,還可訓練學生耐性及習中力、快速掌握文章重點、各種表達方法、判斷邏輯矛盾、培養個人價值觀及獨特見解等。(註3)

 

因此,要令任何人都能學好中文,課程改革,是一個必不可少的過程。

註:

  1. 我當年會考,全級考145個A。不計只得幾個人考的科目,每科大約廿個。中文考A的,只得兩人。其中一個更是狀元。要不然,華仁當年應不止一個狀元。
  2. 例子只是由網上資料互相比對而得,未經嚴格學術考證。
    e.g. I can’t Answer These Texas Standardized Test Questions About My Own Poems
  3. 參考:《大量閱讀的重要性》李家同,台灣靜宜大學前校長、台灣暨南大學前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