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華的情況又怎樣

其實,九華的情況和港華的情況也差不多,因為問題的源頭是出於耶穌會,並不是校長能夠左右。

九華由於冇直屬,能收天下兵器,但同時亦要面對更嚴重的負增值問題。學生家庭背景較弱,家庭支援比港華少,多收西九人後應會轉好。

但九華的運氣比港華好一點,之前的蘇校長和陳校長(現在的華小校長)都有一定的執行能力。西九近年又入伙。(我對現在的鍾校長,並不十分認識。)

一些我在港華校董會提出,但因權力原因無法推行的政策,只要蘇校長覺得合理,他二話不說就會拿回九華推行。

陳校長亦是第一位九華校長提出要改革九華的陃習,可惜,上任三年就辭職不幹。很多人以為是由於是他跟九華校友在縮班問題上的沖突。我個人認為真正的原因是他和耶穌會的沖突。

縮班這樣重要的問題,沒可能是校長說了算。一定要先通過校董會,之後,校長只是執行者。但由於校董會的舉旗不定,陳校長給校董會吃了死貓,背了黑鍋。

他辭職後,九華輪選他的繼任人,他又公開對校董會的選擇不滿。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40206/18616510
(報導中,港華蘇校長的說話記錄,跟他兩年後的說話有180度的轉變。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

有一位認識我和陳校長的朋友跟我說,當我辭職時,他以為是我的問題。但當陳校長也辭職,他就知道問題不在我俩。

據小道消息,在跟現任九華校長相處多年後,最近周守仁校監對現任鍾校長的言行私底下也表示不滿。

學校最大的問題是個別能左右政策的穌會士沒知人善任的能力,又無吸納反對意見的胸襟,政策目標又經常搖擺不定。

華小脫鈎的決定,大大話話拖了十幾年。皇后山項目又不在港英時代進行,而選在共產政權下硬闖。我從未聽說有共產政權會容許一天主教大學在其治下成立,不拆了你現存的已叫留手。

學校只容得下聽話的校長,而非能幹的校長。以我對華仁的感情,如聽話而搞得掂,我一定會留低。

跟我說了兩次,你再咁講我冇嘢同你講(我辭職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一個耶穌會士。
在教師會議中對所有教師說,如對校政不滿的話可選擇離開,是另一個耶穌會士。
特別校董會會議中,質問我以什麼身份說話,又是另一個耶穌會士。

 

瑪竇福音23:3
凡他們對你們所說的,你們要行要守;但不要照他們的行為去做,因為他們只說不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