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Rational Thinking

如何演譯華仁的自由精神

寫於2002年5月23日 由說粗口談起 常常聽到華仁仔說,我有發表言論的自由、我有講話的自由、有更甚說我有講粗口的自由。我想在這討論一下,究竟這是否就是我們常掛在口邊華仁的自由精神呢? 作為自由社會的一份子,我認為以下原則可應用在大部份事情上。 1.人有自由去選擇自己認為要做的事。 2.當行使自由時,不可侵犯其他人的自由。 3.世上無人有義務為其他人提供資源。 以說粗口的問題為例,我相信以上原則同樣適用。 1. 人有自由去選擇講粗口或不講粗口。要是你自己一個人在被窩中說粗口或只和其他喜歡說粗口的人一起說粗口,我相信沒有人會對你叫停。 2. 每個人都有選擇去聽粗口或不去聽粗口的自由。如我選擇不聽粗口,說粗口的人有沒有尊重不想聽粗口的人的權利呢!雖然你可以說他不是你說粗口的對象,但正如噪音一樣,人們說粗口的時候,其他人也可能會聽到。你認為製造噪音的人的自由應被尊重還是要求寧靜的人的自由應被重呢?從中如何才可取得平衡呢?如雙方面都不能離開事發地點,你認為應要求製造噪音者停止製造噪音,還是應要求要寧靜的人停止收聽呢? 3. 回到現實的問題,說粗口可能影響你得到資源的分配。資源包括有形和無形的.假設收聽者並不喜歡粗口,如你對師長說粗口,你會得你師長的尊重說你粗口說得真流利嗎?如你對朋友說粗口,你會得到朋友的友誼嗎?如你對你的老闆說粗口,你老闆會因你說粗口流利而加你人工嗎?如你對你媽媽說粗口,你媽媽會否因此而多給你一點零用錢?我想對年青人來說說粗口最大的好處是可證明說粗口者自我的存在,可是因此而失去的實在太多了。固此,社會上大多數人都不會粗口不離口,因為普通人都明白胡亂說粗口的代價是不必要的。如你認為確立自我是一個無可替代的原因,這是你的個人選擇。 當然,你偶然仍可在社會上遇到有人用粗口辭彙,除確立自我以外的原因當然有很多。如,習慣,群体認同,缺乏辭彙,無知,朋輩影響,突出自我,情緒發洩等等。 主觀上,基於說粗口者與其他人的自由和利益,我當然希望同學們不要在不適當的場合胡亂使用粗言穢語。 有同學說,他有說粗口的自由,要是別人不愛聽,可把耳掩上。排除技術上掩耳是否可完全分隔粗口的聲波,在邏輯上為什?要聽粗口者掩耳呢?如以同一邏輯,可否要說粗口者掩著咀說粗口呢?同學是否會在下次講粗口時運用這邏輯,一邊掩著咀一邊說粗口呢? 又有人說,我有真理,你不能阻止我說話。真理?世上有誰擁有真理呢?歷史上又有多少戰爭是由所謂擁有真理的人所發起的呢?我相信世上沒人擁有絕對的真理,但我又相信真理越辯越明。 希望大家要在討論時要沉著氣,不要說什麼真理在我手,人多就是真理,罵人強辭奪理等說話。只要大家拿出論據,慢慢討論,最後是會得出結果的。 跟據我所說自由的第一個原則,如果你想打別人,你有自由這樣做。但如果再跟據第二個原則推論下去,你想打的人便有自由不被你打,而你不能侵犯他的自由。根據上述推論-你有打人的自由,但你卻不能打人。這豈不是有矛盾存在嗎? 這就是自由的平衡了。當然我們大多數人都希望得到絕對的自由。有人說由於封建文化的原固,中國人不需要絕對的自由。實際上包括極權君主在內,中國人都渴望得到自由。分別是在極權國家,只有君主擁有絕對的自由,而這種自由是建基於犧牲大多數人自由的基礎上。 你願意生活在這種只有少數人享有絕對自由,而大多數人連基本自由都得不到保障的地方嗎? 有人說法例或校規的存在限制了個人自由的行使,實際上剛好相反。在三權分立的民主國家,由於法例的訂立是透過公民的參與,雖然實際上是透過各式各樣的代議制度進行,訂立的法例主要是為了保障公民的自由。在極權國家,法例的訂立只是為了當權者的自由和當權者的統治需要。這就是民主法治和帝皇之治的分別了。 如果你希望生活在自由的國度裡,我們需要每一個人積極參與立法的過程,而在法例確立後,盡力維護法治。 試想想,以以上的例子來說,如果你想打別人,你有自由這樣做,但被你打的人也會起來保護自已不被打。要是你有絕對的權力這還好,一拳就打死了你要打的人,又一拳一拳打死所有來抓你的警察,但我想知道你有興趣在這種只有極少數人擁有絕對權力的地方居住嗎?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以色列希望有絕對的生存自由,同樣巴勒斯坦亦希望有絕對的生存自由。即使以色列擁有美國歷年來數以百億計的軍事及經濟援助,你相信以色列能殺盡每個巴勒斯坦人嗎?同樣巴勒斯坦人可以殺盡每個以色列人嗎?要是每個人都要求絕對的自由,戰爭只會連延不絕。 在此,我想你已能明白我對第一點及第二點原則的論據,當然你可以辯說人需要和平嗎?這個可以容後討論。 最近,有同學跟我說了一個很有趣的例子。在十一月時,有一個老師徵詢一群學生需不需要開風扇,有大半班學生因怕冷而反對開風扇,只有小數學生要求開風扇,結果老師決定開風扇,原因是他尊重那小部份同學的決定。 那同學問,為了那小部份想開風扇的學生而開風扇,老師有沒有侵犯到其他學生不想吹風扇的自由呢?人數多寡是不是決定自由的平衡的主要因素呢?又老師在班中是不是我所謂的”極權”角色呢? 在這個問題上,你猜想是那位老師感到熱想開風扇而希望得到同學的肯首,還是真正希望知悉同學門的意願而為同學們開風扇呢? 老實說,相比同學們來講,老師整天在校舍內走來走去,又在課室內站上一整天,體力的消耗當然比較大,容易感到熱,是很正常的。問題是為什麼老師不直接說出前因後果,要求同學體諒而開風扇呢?我猜想可能有以下幾個原因: 1.老師不好意思對學生提出個人要求。 2.由於老師在授課中而不想離題,因此並沒有交代整件事的前因後果。 3.傳統不平等的師生觀念影響,老師作出了一個傾向自已的決定。 4.老師估計可能有極少數學生不會體諒老師而製造尷尬。 我相信大部份華仁仔都會體諒老師的辛勞,但以你在華仁的經驗,你估計有沒有可能有些學生怎樣也不體諒老師呢?機會率又是幾多呢? 除此之外,你們有為開關風扇的問題上訂立規則嗎?大多數人又為什麼不願意站出來堅持?這亦反影立法的重要性。當一個群體沒有成文法,又沒有人願意犧牲來維顧法治精神,自由就可能被少數擁有權力和資源的人所把持。實際上,這跟我提出自由的原則的第三個原則-”世上無人有義務為其他人提供資源”是有關聯的。這個容我以後再分析。 至於人數多寡是不是決定自由的平衡的主要因素呢?我相信這只是其中一個因素,而並不是最主要的因素。 你看曾在中國,印尼和其他很多國家的事就會明白。人們叫這暴民民主。文革時,誰人有罪不是由法院裁決的,而是由情緒高漲的群眾決定。你看製造了多少枉死冤獄。在印尼97年的暴亂中,又有幾多人的財物和生命是由群眾奪去的呢? 所以,我認為自由的平衡主要是透過理性的討論而制訂的,這亦是華仁的傳統。但是理性的討論建基於理性的參與者,而足夠理性的參與者是要透過教育才能產生的。我所指的教育不是一般香港人以學位來量度的教育,而是從反醒中成長的教育,這亦是華仁的傳統中所強調的。人們常說香港是一個經濟城巿,只要經濟繁榮,有財富就行了。問題是你說說有繁榮就有繁榮,有財富就有財富的嗎?我深信真正的教育,真正受教育的公民才是自由和繁榮的守護者。 不要老是跟從或反對人家跟你說的意見,先想一想再決定。隨著你對事物了解的程度,你的立場是有可能修改的。 其實從第一個及第二個原則,我們已可總結出在和平的基礎上,我們究竟可享有何等程度的自由。 第三個原則只是用來幫助我們考慮如何作自由的選擇。正如經濟學上說所有選擇都有成本,包括機會成本,自由選擇亦不例外。 正如有同學所說,老師教導學生只是為了承擔作為老師的義務嗎?試問如果有一天獨裁說,明天起所有教師不准出糧,包括收取家長的資助,你說有多少老師會自願留下來教導學生呢?答案是有的,但肯定是極少數。要留下來當然也是他們的自由選擇,那為什麼他們要留下來呢?在華仁的歷史中,我們曾擁有很多這樣的老師,他們就是歷來在華仁服務的耶穌會神父。 他們從來沒收取過任何個人的收入,所有收入都是由修會分配的,從中他們只支取最基本的生活津貼。相反,在香港經濟未起飛前,他們透過他們的關係,將務捐回來的金錢,支持著華仁的運作和發展。為什麼在缺乏個人利益的情況下有人會作出這樣的選擇呢?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自由選擇。 他們真的是完全沒有原因而這樣做嗎?如果他們真的完全沒有動機,在完全沒有原因下而作出這樣的犧牲,他們一定是精神有問題。但從他們的學識和修養,他們又不像精神有問題。 既然他們的動機不是我們一般人所說的外在動機,他們的動機一定是內在的。心理學叫內在動機(internal motive)。實際顯示,內在動機在推動人的行為上是遠較外在動機強。我想信亦是這個原固,華仁的傳統十分強調自由選擇,因為只有透過自由的選擇,內在動機才能成為你行為的原動力,令你成為一個真正成功的人。 那神父們的內在動機又是什麼呢?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有時間以後再談。 現在多人認識華仁,只是因為有極少數的華仁仔成為了社會上的知名的人仕,而忽略了華仁真正成功的原因。 對真正明白自由的人來說,自由是華仁能給你最寶貴的禮物。對不懂真正自由的人,他們將要為自由的選擇付出高昂而可怕的代價。 簡單來說自由就好像一個巨型的鎚,如你懂得如何使用它,它能為你做很多東西。但如你不懂得如何運用而胡亂揮舞它,你很可能打傷或打死你自己和其他人。 一般學校都因為害怕學生無能力揮動這個鎚而打傷自己和其他人,通常都會把這個鎚收藏起來。但當學生畢業要離開學校的時候,問題就來了。在從來都沒有學習如何用鎚的情況下,他們突然多了一個巨鎚,你說會出現什麼情況?又有一些同學因為從來都沒有見過這個鎚,永遠都未能意認到這個鎚的存在。 華仁是一個在你還是初中生的時候就嘗試教導你用這個巨鎚的地方,當然你偶然仍然會打傷自己,但當時有很多用鎚高手在此,因此你能慢慢從他們的身上學會如何運用這個鎚。 但現在的問題是還有幾多個用鎚高手在此呢? …

Continue reading

My email dialogue with the school supervisor

After reading my email dialogue with the school supervisor in the last 4 months, I hope you will understand why I am so worrying about the future of Wahyanites and have to bring the case to the appeal of the public in order to steer the course of the school to ease the suffering of …

Continue reading

What kind of Business Ethics do I advocate ?

Reviewing the economic crises ever happened in history, say the recent US sub-prime mortgage or EU debt crises, most of them originated from greed and lies. Greed is so ingrained in human nature and probably we have no way to eradicate it. On another hand, we can debunk lies if people are more knowledgeable and information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