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者的忠告

喬治‧奧威爾:
「假如自由真有什麼意義,那應該就是指把人們不想聽的話說給他們聽。」

瑪竇福音〔5-46 〕:
你們若只愛那愛你們的人,你們還有什麼賞報呢?稅吏不是也這樣作嗎?

2011年,我在學校推行 Vocablearning 學習計劃的唯一原因〔現稱 SolidMemory 〕,是我希望不要再見到「中一新生笑著來,中七畢業生哭著走」的悲劇重覆又重覆的發生1。我曾面對面向二百多位學生及家長承諾,此計劃能為每位參與者帶來一個大學資助學位〔First-Year First-Degree Offer〕

後來有一新生在網上跟我辯論說,學生放榜時,應只是流下離別不捨的眼淚。該新生對事情有這樣錯誤的認知,我並不怪責他,畢竟,在之前的十多年,他並沒有和我一起每年都在現場見證悲劇的發生。

2011年的Vocablearning學習計劃,在絕大部份家長支持的前題下給校方終止了,新生只完成了個多月的練習。所有數據均證明成果異常理想2,譚校長郤訛稱是因為無法證明計劃的成效而終止計劃。經常顛倒是非,是華仁管理層的強項3

2017年,當他們畢業的時候,我收到了以下來自畢業生家長的電郵:

葉sir您好!

我是XXX媽媽.

我終於提起勇氣給閣下這電郵. 是遲來一年的感謝!

XXX在中五的暑假開始走入大型補習社, 是要面對現實. XXX爸爸推動他要在華仁以外求教.

他收到DSE成績後說: 葉sir 說的十分準確: "到港華的, 是笑着來哭着走". 他只能取得5XXXX, 未能去心儀的科目. 他選擇了的XXX, 只能去XXX國就讀XXX年的 BXx. , XXX University.

他遲遲未有探你, 是説沒有面對閣下的勇氣, 因為你無私的送給他無價的經驗和知識, 他今天未有報答的機會.

華仁今年的成績強差人意, 中文只有XX人是三級以上, 而2 以下更多得很. 我也不太明白.

XXX說, 閣下的網路學習是一種長久學習及記憶工具, 就算在大學也希望用來溫習.

其實他雖然沒有探望你, 但一直也有提及閣下的思維,我們實在感謝.

無意打擾閣下, 只想送上感謝, XXX的理想要在外國完成.

祝您生活愉快, 身體健康!

XXX媽媽敬上

2012年當蘇校長剛上任的時侯,我給了他一個挑戰題目「尋找一所收生與華仁相約,而學術表現亦與華仁相約或較華仁差的學校」。

獎品是我將永遠放棄我的拯救行動。如華仁沒有嚴重的學術表現問題,這理應是一個簡單的題目。可惜,蘇校長連一所這樣的學校也找不到。明年,蘇校長應該要退休了。現在,亦是重啟整個拯救行動的時候。

過去多年,校方都將珍貴的精力花在尋找代罪羔羊身上。將學生不濟,歸咎於收生質素問題、家庭教育問題等,於是產生了要轉直資,收「好」學生的想法,要華小背黑鍋。校方在諮詢中並不諱言,轉直資是為了生源,避免英中下車危機4

要是收生質素是決定性因素。都是差不多的學生,為什麼在不花任何人一毛錢的情況下,一年的訓練能將大學入學率提升50%1。田徑隊能在浮沉了廿多年的第三組別,不花兩年時間,一躍回到第一組別並拿下越野賽團體冠軍?

顯而易見,對有能力的學校,收生質素,並非決定性,為學生創造價值的能力,更為重要。

另外,收生質素問題,實質源自華中。選擇華小的,基本都是為了華中。如華中具足夠吸引力,華小自然能收到好學生。反之亦言。收生質素,從來都是由供求關係決定。華仁從不是唯一擁有直屬小學的學校,亦從不是唯一受校網限制收生的學校。即使問題真的出在華小,在過去40年,華小的校監都是由耶穌會士出任,很難說耶穌會5對華小的辦學質素沒有責任。

相反,灣仔貴為全港人均資產最高之地區,擁有全港數一數二的生源6。問題反而是,為什麼越來越少灣仔區家長選擇華仁,而九龍塘區家長卻繼續選擇喇沙。反而有人擔心,很多東區家長也不會擇華仁7

巿場選擇自有巿場選擇的原因,我們只能解讀為這原因並沒有在喇沙這津校身上發生,而在華仁身上發生了。

如你準備選擇華仁或已選擇華仁8,如無意外,學生在畢業時的經歷,將與過去二十年畢業的學生相約,請為這日子的來臨早作準備。如要了解更多9,請多找幾個在過去二十年畢業10的學生問問。

愈顯主榮

葉金豪敬上
香港華仁書院1985年畢業生、前教師、前校董、前副校長
2018年8月

註 : 本文章在發表前三星期,初稿曾交蘇校長過目。在刊登後,蘇校長郤單方面聲稱,本文章引用數據有嚴重錯誤。本人曾要求蘇校長,指出錯處,以作更正。蘇校長卻稱無責任指出錯處,亦無責任提供任何數據作更正用途。

備註 :

1. 2016年的畢業生可能是唯一的例外,該屆學生在2010年時曾參加了Vocablearning學習計劃一年。他們畢業時的大學入學率比2015年屆及2017年屆均高岀50%〔如校方能提供更準確的數據,我願意隨時更新此數字〕,為學校廿多年來最高的入學率。計劃一年能將大學入學率推高50%,如計劃能推行六年,將大學入學率推至接近100%應是合理期望。如入學率的提升有其他的原因,為何廿多年只出現一次。
多年來,我一直有嘗試接觸管理層,以結束這無盡頭的悲劇。校方的回應很簡單。計劃不能推行,不是因為它成效不果,而是因為我令很多人不高興。另外,華仁已有很多其他的優勢,不需要這些幫助,不需要好成績,亦不需要對話11
我對這兩點回應都非常同意。我令很多人不高興,因為我在嘗試改變維持了廿多年的現狀。要是學生成績大幅提高,豈不是有人要為過去的低水平負責。另外,以華仁的名氣,無論運作如何不濟,學校都不會遇到收生困難,亦有資源每年投入數百萬,花在沒有顯著成效的小班教學。只苦了學生、家長和老師。

 

2. 在一特別校董會會議中,我向與會者講解我收集到的數據時,提問亦只有一個,「你以甚麼身分說這些話」。

 

3. 在譚校長惡意誹謗罪成後,校董會仍堅稱支持譚校長,並為譚校長代付所有訟費及賠償。周守仁校監更在其後的教職員會議中,稱讚譚校長為香港其中一名最出色的教育家,並在其退休後,將其擢升為副校監。

 

5. 耶穌會是兩間華仁中學的辦學團體,華小的辦學團體是番禺會所。

 

6. Fox Zhiyong Hu, Keelee Chou Public housing and educational attainment in Asia’s global city: An empirical study of Hong Kong, Environment and Planning C: Politics and Space, Vol 34, Issue 8, pp. 1867 – 1894

 

7. 據報道,有知情校友向明報稱,華小遷校至北角後,生源質素較大可能不如灣仔區。難道青年人口比灣仔區高一倍半的東區,也沒有足夠的優質生源,填滿多一所優質學校?

 

8. 蘇校長〔華仁舊生〕,沒有為他的兒子選擇華仁。黎副校長,沒有為他的兒子選擇華仁。剛提早退休負責學術的黎主任〔華仁舊生〕,也沒有為他的兒子選擇華仁。

 

 

10. 本人是三十多年前香港華仁書院的舊生。這些年間,學校已變得面目全非。如你諮詢任何畢業已超過二十年的舊生,基本上完全沒有意義。
如你並不認識任何近二十年畢業的華仁仔,你亦可嘗試在每年DSE放榜的日子〔七月十日左右〕,到學校門前跟剛領到成績單的同學交談,雖然他們很可能並沒有心情回答你任何提問。

 

11. “Each one of us is called to be an artisan of peace, by uniting and not dividing, by extinguishing hatred and not holding on to it, by opening paths to dialogue and not by constructing new walls!”, Pope Franci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